★ 叉歪

老朋友

蔡澜:

大家一提起新加坡,就想到海南鸡饭,而我在微博中,团友们最常问的是:「哪一家最好?」 
一直不变的答案,就是「逸群」。
老一辈的人,只记得最老的一家叫「瑞记」,其实它的老板也是从「逸群」出去的。那年代做小食生意的都很保守,而他和一位宣传奇才黄科梅先生交上了朋友,在报纸上大卖广告,因此一炮而红,反而大家忘记了「逸群」这家由一九四○年创立的老店。
没有搬过,还是在莱佛士酒店附近的海南街上做买卖,一经过,看到一块白纸黑字的招牌,墨已剥脱,镶在玻璃镜框之中。
旁边二根柱子上,用鲜红的字写着逸群咖啡洋茶雪藏啤酒鸡饭几个大字,两扇玻璃门上面有店的英文字母,写成 Yet Con,那时标准拼音尚未流行,那个「 Con」字怎么想也想不出和「群」字有什么关连。
进门就有一个档口,架子上摆满碟子,下面的铁盘里最少也有四五十只已经煮熟的鸡。师傅戴上塑料手套,就在砧板上一只只斩开,另一个大铁碗,盛着鸡肝、鸡心、鸡肠等。有些客人不吃肉,专为这些内脏而来。
店里每天洗擦得干干净净,桌椅至今还和开业时相同,捷克做的椅子,是经典的设计,当今已成为古董。
鸡肉上桌,一吃,是的,这才是真正的海南鸡饭味道,数十年不变。饭上桌,鸡油的香气扑鼻,淋上又浓又黑的海南酱油,配上以鸡油浸的辣椒酱和姜茸,你要吃最正宗的,也只剩下这一家人了。
店里另一招牌菜是烧肉,做法与香港的不同,也要淋黑漆漆的酱油,别有风味,炒粉丝亦然。
老板已是第二代,认识多年,样子和店里的味道一样,不变。二者都成为好朋友。
地址:25, Purvis St, Singapore
电话:6563376819

乘火车游瑞士

行者-BLOGBUS:


我记得在卢塞恩的一块信息牌上的第一句话大意是“卢塞恩就是典型的瑞士小镇,有雪山、湖泊和草原”。我的瑞士之旅起于日内瓦,沿途经过蒙特罗、因特拉肯、卢塞恩、苏黎世、列支敦士登的瓦杜兹,最后从苏黎世返回日内瓦。


启程之前,就已经知道在瑞士旅行最方便的交通方式当属火车,但是票价不菲,所以一出日内瓦机场,就去瑞士国铁花170瑞郎购买了有效期一年的半价火车卡,虽然我只在日内瓦呆三个月。瑞士国铁的标志SBB CFF FFS其实是分别用德文、法文和意大利文三种语言的简写。如果购买了瑞士国铁的半价卡,不仅乘坐火车可以打五折,乘坐各大城市的公共交通也可以享受优惠,包括从Sargans往返列支敦士登的巴士。


瑞士的火车干净整洁,有些双层车厢还配备有儿童娱乐区,人性化的设计随处可见,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免费的无线网,虽然车厢上有WIFI标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坐的都是二等座。


蒙特罗(Montreux),这座与日内瓦相对,守在莱芒湖另一端的小城因一年一度的爵士音乐季而久负盛名。这个城市的名字与我居住的蒙特利尔(Montreal)是如此的相似,特别是港人的叫法“蒙特娄”,以至于我都会时不时地口误一下。



蒙特罗,城如其名,是一座名符其实的山城(Montreux中的Mont就是法语“山”的意思),所以对于我这个出生并成长在山城中的孩子来说有着格外的特殊好感。火车站就建在山脚下,出了站台走下一段很陡峭的阶梯就可以来到湖边。我到的那天正好是复活节,所以整座城市显得格外的冷清,几乎没有开门营业的店铺。我就一个人沿着湖滨步道,朝着著名的西庸城堡(Château de Chillon)进发。当然,你也可以乘坐公共汽车或火车,夏天的时候还有渡轮可以达到城堡,但是你肯定会错过这条繁花似锦的湖滨步道。


四月的瑞士正是各种鲜花争奇斗艳的季节,在雪山和湖泊的映衬下更显美轮美奂,从火车站沿湖走到城堡也就不过半小时至四十分钟,最主要的是可以走到城堡脚下的一片小沙滩,那里是给城堡照全景的绝佳位置。



门票学生价好像是12瑞郎,城堡里面很大,逛完得花上两三个小时。关于这座城堡的历史以及与它有关的浪漫主义文学艺术,城堡里面的介绍都非常详尽,还配有中文的有声解说。城堡的地下室曾经是一座监狱,英国诗人拜伦著名的“西庸的囚徒”就是取自这里。上层空间保留了以前在这座城堡生活的王公贵族的器物和设施等,再现了当年的生活场景。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木质浴桶,因为介绍说只有贵族才有资格享受沐浴这样的顶级奢华服务。还有的空间被改造为临时的展场,展示一些艺术家的作品。至于有关这座城堡的风花雪月,唯一记下来的一句话就是某瓦莱诗人说的“在湖边忧郁地吟唱着关于我们命运的莫名悲歌”。


对了,蒙特罗还有一个有名的“景点”,也是因爵士音乐节而兴的“蒙特罗爵士咖啡馆”,并且在伦敦和巴黎的顶级百货公司设有分店。


在蒙特罗待的时间不超过7个小时,有搭乘火车去往因特拉肯,中途在传说中的最美小镇斯皮茨(Spiez)短暂停留换火车。



由于订的青年旅社离因特拉肯西站较近,所以在这个车站下车,当天天工不作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气温骤降,第二天早晨起来都能看见上顶上起了一层白白的霜雪。因特拉肯(Interlaken)字面意思就是两湖之间,是攀登著名的少女峰的必经之地,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这里的中国人异常的多。我随便进了一家镇上的商店,迎面走来的都是中国服务员,和他们聊了一下,他们都是在瑞士各地念书的学生,专门跑到这里来做售货员兼职,因为这里的中国土豪游客太多了,就在我和她聊天的不一会儿功夫,就看到好几个手持招商银行金葵花卡的大哥大姐瞬间刷掉好几块手表和道具。相形见绌之下,她也知道从我这里套不到什么打单,就索性给我推销了两款削皮刀。



第二天早晨离开因特拉肯去往卢塞恩(Luzern)竟然坐错了火车,本来应该直接从因特拉肯走东线直达卢塞恩,结果阴差阳错地坐上了西线去伯尔尼绕了一圈,还被查票的大妈硬要求补交了差价。由于耽搁了一点时间,在卢塞恩的停留时间不得不再缩短。当天是复活节小长假的周六,所以整座小城熙来攘往,如春登台。对于习惯了小镇格局的我而言,根本就不需要手持地图,直接凭着感觉就能从火车站走到著名的廊桥,廊桥的另一头是老城,但已被现代的品牌商业给占据,但是露天集市上贩售的各种土特产和新鲜蔬果倒是更能吸引我的眼球。


卢塞恩还有一头有名的石狮子,被马克·吐温称作是“世界上最让人难过、最令人动情的石头”。那天心如死灰的我已经不想再见到这样的眼睛,索性跳过了它。




苏黎世,瑞士最大的城市,金融中心,正如其名字里有个rich一样,是全球最昂贵的城市三甲之列。也许是因为阴天的关系,整座城市的灰冷色调给我的第一印象异常不安。我想象着迎面而来的穿着神色长风衣夹着公文包的银行家们,他们冷峻的面庞和听起来生硬的德语腔调真是这座城市气质的绝佳反映。我对这里的精品店和私人银行了无兴趣,只有老城,在岁月里历久弥新的老城能吸引我的脚步。



我好像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些瑞士城镇的火车站和老城之间似乎都隔着一条河。苏黎世的老城建在一座小山丘上,旁边是赫赫有名的苏黎世大学,整座开放式的校园已经与街区融为一体,我也是一不留神就误入了。



由于舍不得三瑞郎的公交费,我硬是发挥了自己暴走的本领,从市中心走到了十公里开放的青年旅社,沿途经过了苏黎世湖和形形色色的社区。我就喜欢这种在社区中穿行的感觉,身边经过的人不再是游客,而是慢跑、遛狗、散步的本地居民,我能见到他们门前栽种的花草以及停靠的汽车,我就开始想象这栋房子的主人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对了,苏黎世这家Youth Hostel虽然地方有点“偏”,但是设施很齐全先进,五星好评,强烈推荐,前提是必须是他家的会员,不然会被强迫办一张卡。



出行最后一天,从苏黎世乘火车去列支敦士登,天空终于放晴,整个沿途风光美不胜收,真有一种列车没有终点的强烈期许。瑞士没有直接通往瓦杜兹的火车,我选择在Sargans换乘列支敦士登的巴士。等候巴士的时候,再次见识了假日的空旷,几乎四十五分钟才有一辆车,上车的看样子都是游客模样,巴士司机是个年轻的帅小伙,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之前多收了我的钱,在我向他出示半价卡后,他很不好意思地把钱退给了我。


从Sargans火车站到瓦杜兹中心大概需要半小时,沿途尽是雪山田园风光。你会看到整齐有别致的小房子,你会觉得列支敦士登这个堪称袖珍的国家是何等的富足和和谐,居住在这里的人相比也是乐活而从容的,你会觉得成为这样一个连军队都没有的小国的公民也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们在以大国心态自居的时候,我们炫耀着我们的航天技术,我们的高铁,我们的现代化武装力量,我们的摩天大楼……来到这里,才发现这些听上去彰显力量的意象,在返璞归真的诗情画意面前,反而显得那么的飘渺和不实在。



列支敦士登(Liechtenstein),我到现在还是不会拼写并正确用英文读出它的名字。这个夹在瑞士和奥地利之间,面积仅160平方公里(三分之一个北京朝阳区那么大)、人口不足四万的内陆袖珍国,最有名的就是邮票,这点可以在首都瓦杜兹(Vaduz)大大小小的纪念品商店里看到。我很高兴瓦杜兹城堡建在山上,这样我又可以登高望远。上山的路曲曲折折,沿途设置了很多介绍这个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制度和历史的展示栏,让你在登上山之前能够对这个国家有大致的了解。


城堡不对外开放,是这个大公国王室的居所。其居高临下的气势似乎在与周围的群山对话,一起守卫着它们的国家。



在列支敦士登最遗憾的是没能敲到入境纪念章,也许也是因为假期的原因吧,邮局也不开门。不过如果有机会,我真希望在这个富庶的小国,以回归田园的方式住上那么一段时光。

小晨在冰岛:

看极光系列的最后一篇,浅谈一下极光摄影。

拍摄极光几大要素:

  • 器材:性能好的相机、三脚架、广角(非必需但效果更佳)、备用电池

  • 相机参数:长曝光、高ISO

  • 相机设定:延时(以防震动)、无限对焦

  • 取景:有前景(参照物)、有水面(可以反射极光)

  • 耐心,和温暖的衣物

极光的范围常常很大,广角能更大范围的取景,让极光的拍摄效果更宏大有气势。广角镜头和鱼眼镜头都很适合拍摄极光。

参数方面,可以先把ISO调到最大,试验效果,再慢慢调低至合适的数值。很多冰岛本地人推荐ISO调到800,采用快门优先(专业摄影爱好者可以选择全手动模式),大概15-20秒的曝光,如果极光较暗,则可以采用30秒甚至更久的曝光时间。

关于三脚架的选择,建议大家选择有一定重量、比较稳的三脚架。拍摄极光的夜晚可能会有大风,任何晃动都会影响照片的清晰度。同理,在拍摄时可以选择延时拍摄,如果人手操作,按快门的瞬间也可能造成轻微的晃动。

观赏、拍摄极光都在比较暗的地区进行,黑夜中自动对焦功能无法使用。对焦时需对准天空中最亮的物体,比如月亮,进行对焦,然后设置成手动对焦;也可以直接设置成对焦到无限远的地方。

取景

如果只拍摄夜空中的极光而没有任何对照物,并不能看出极光的规模,显得单薄无主题。

所以应当适当的选择一个前景,有了对比,更有层次感。

雪有很好的反光效果,如果是有月亮的夜晚,大片的雪景能提高环境亮度,为前景提供光源。

如果月亮明亮,可以借其作为天空中对焦的点。但是太亮的月光有碍极光观测。如果是新月、无月的夜晚,可以通过更长时间的曝光来拍摄出星轨、银河。

专业的摄影师为了寻找一个最佳的极光拍摄地点常常跋山涉水。在极光指数、天气适合的前提下,摄影师最爱的,是有水的前景。水面、冰面可以反射极光,产生更佳梦幻的拍摄效果。

衣物准备

极光是不断变换的,如果想获得最佳的拍摄效果,首先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极光出现,之后还要持续拍摄多张照片,选出最佳作品。这就需要足够的耐心和强烈的定力。不论是冰岛还是其它适合观赏极光的地区,夜晚都非常寒冷,需要有充分的物质准备。

相机方面,天气冷的时候对电池的消耗很大,建议准备备用电池,以免留下遗憾。

衣物方面,暖和的冬靴十分关键,鞋底不要太薄,否则在寒冷的地上站久了,寒气会渗透到鞋里。最好再穿上非常保暖的毛袜,可以多穿两层。

除了层叠战略,外层最好穿上有兜的长型羽绒大衣,隔绝冷空气的效果更好,有兜的设计更方便放电池等小物。

围巾、帽子、手套,缺一不可。更专业的朋友可以佩戴头灯,方便操作相机。

当然还有暖宝宝,冬日抗寒好帮手。

就这么多吧~~ 最近都是用的Iurie的图,没办法,Iurie的极光比我拍的好太多了~

最便宜的冰岛本地极光巴士团

冰岛雷克雅未克极光船游

其它冰岛本地极光套餐、日团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豆瓣 | 新浪微博 | LOFTER ART | Instagram: xxiaochenn | 微信平台:迷失冰岛


古都秋色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树树皆秋色,山山黄叶飞。深秋的岛国层林尽染,色彩斑斓。然而要论最典雅、最古意的秋色,则一定要到京都才能体会得透彻。


京都是一座有着一千多年都城历史的古都,于公元794年定都后,效仿唐朝首都长安和洛阳建造。随着文化的传承与发展,至今仍然保留着不少盛唐风采。古都寺庙林立,颇有些“南朝四百八十寺”中所描述的味道。而日本寺庙又善于营造禅意的氛围,广建庭园,遍植秋枫。待到晚秋时节,秋色满园关不住,寺庙的院墙上、院外的道路上,飘满了新落的红叶,经过雨水的润湿,呈现出艳丽的色彩,摄人心魄。




到京都赏枫,最让人迷醉的当属红叶与古老建筑的搭配。有着唐风遗韵的日本寺庙建筑,搭配以饱满的秋红,这是任何一个摄影师都梦寐以求的摄影天堂,更不消说那些熙熙攘攘慕名而来的游客了。无论是鲜亮的铺满水潭的落叶,还是树上繁密的红、黄、绿交错的五角枫叶,亦或是那些穿着吴服、踢着木屐、手拎和式小包的姑娘,都给人以精致美好的视觉感受。




在这些赏枫的寺庙建筑中,最宏伟也最受欢迎的要数音羽山清水寺。公元778年,延鎮上人开创清水寺来供奉千手观音。自建成后庙堂几度损毁,至1633年由德川三代将军重建成如今的模样。雄大的本堂依山腰而造,由139根高约数十米的圆木支撑,又得名为“清水舞台”。耸立于陡峭崖壁上的舞台气势恢宏,待到深秋时节,被火红色的枫树叶子簇拥着,让人心旷神怡。居此眺望,京都市内景色一览无余,而断崖又让人心有余悸。日语里有句成语“清水の舞台から飛び降りる”,说的就是从这里跳下去,来表示一个人对于某件事情的破釜沉舟。值得一提的是,清水寺里还有一个小神社,地主神社,应该算是京都最出名的祈求良缘的佳所,到此地赏秋,切不可错过。




除去那些本身宏大的建筑,不同的小寺庙对于秋色之美也有着不同的诠释,比如惯用的一种心思巧妙的人工造景:厅堂以墙壁窗棂为画框,以园林景物为画。位于洛北的圆光寺即是一处领会秋意的妙处。十一月秋意正浓的数天,每朝晨时入院,静坐于廊下红毡席上,眼前枫叶红黄交替,而无论是满地青苔、还是杜鹃丛中,都落满了红叶。此时尚无许多游人,呼吸着深秋中清爽的空气,面对一幅大自然的杰作,静心、凝神,那时候,所有世俗喧嚣都已不再重要,连时间也停留在了晨光里,迟迟不肯离去。若是来得晚些,游人多了,则可于红席上盘膝而坐,品一些京都特产的果子、抹茶,亦不失为一次绝佳的体验。从圆光寺南行仅百余米,有另一所值得细细品味的小寺庙,诗仙堂。季羡林先生曾经写过一篇名为《诗仙堂》的散文,文中描述道,诗仙堂“进门是石阶,阶尽处是木头结构的房子,同日本其他地方的房子差不多。整个园子并不大,但是房屋整洁,结构紧凑;庭院中有小桥流水,通幽曲径,枝头繁花,水中涟漪,林中鸟鸣,幽篁蝉声,一下子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清幽的仙境。”季先生想必是未曾在红叶时节访此,否则他笔下有关诗仙堂的韵味该是更加浓厚。诗仙堂四周的墙壁上悬挂了三十六位诗仙的画像,有汉代的苏武,晋朝的陶潜、谢灵运,唐朝的李杜、小李杜,宋朝的苏轼、欧阳修等,从中可见主人对于中华诗词的喜爱与推崇。于诗仙阁坐禅,眼前不光有满园秋色,更有诗情蓬勃而发。记性好时,嘴里轻吟“停车坐爱枫林晚,枫叶红于二月花”、“明朝挂帆去,枫叶落纷纷”、“亭皋木叶下,陇首秋云飞”、“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留学多年以为遗失许久的文化与诗情席卷而来,让我内心愈发喜悦。




稍微大一些的寺庙会在庭园里开辟一些人工小湖,绕湖秋枫红时,庙堂与红叶的的倒影相映成趣,随着微风在湖面荡漾。衣笠的金阁寺正是这样一处典范:小湖的对岸是金光闪闪的阁楼,侧岸有青松,也有火红的秋枫。而成群的野鸭,在湖中缓缓游着,水面的涟漪一圈圈铺展开,湖面橘红绿黄的色彩朦胧且跳跃起来。洛南的醍醐寺也十分值得一去。深秋时节,林泉苑里的植被红绿错落有致,与橘白相间的辩(弁)天堂、橙红的小桥一起倒影在湖面上,从对岸望去,十分雅致且富有禅韵。




相比这些一目了然的秋景,有些寺庙则长于幽深味道的营造。譬如毗沙门堂,这座供奉着七福神之一毗沙门天的天台宗寺庙并不为许多人所知,然而这里有着古都最好的红叶隧道。说是隧道,其实就是敕使门前的一段参道。红叶半落时分,“花径不曾缘客扫”,石阶路上好似铺上了红色的地毯,头顶茂密的红叶则让人完全置身于火红的世界里。秋风来时,落叶飞舞,宛若画中。而有时候幽深古意是通过满地青苔来体现。嵯峨野有一个名为爱岩念佛寺的小寺庙,居于山林深处,平日访客稀疏。院内有罗汉千二百个,表情各不相同但都憨态可掬。经久年月,石罗汉身上爬满了青苔,像是披了岁月的外衣。秋来时分,枫叶飘落到罗汉身上,把这些小家伙点缀的愈发讨人喜欢。有时间又有心思的话还可以四处寻一些红、黄、绿、粉的叶子或者花瓣,亲自给他们设计造型。在这些并不知名的小寺庙里散步,幽深的小径、爬满青苔的小佛、落了红叶的茅草屋顶,都能让人体会到浓浓的古意。




除去在寺庙赏秋,西郊的岚山也是不可错过的佳处。岚山素有京都第一名胜之称,这里山峦叠翠,流水潺潺,诸多寺庙古迹遍布。周恩来早年求学日本的时候曾在这里作过一首《雨中岚山》,其中有两句让现时的我感同身受,“人间的万象真理,愈求愈模糊;——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真愈觉姣妍。”如今诗碑就放置在龟山公园里,可去探访一番。四次京都之行,去了三次岚山,其中两次是红叶妖娆时。清晨温暖的阳光洒落在满山的落叶木上,大堰川蜿蜒流过渡月桥,水中红叶的倒影映射出金色的光芒。沿河慢走,有游船驶过,船上的游客兴奋的唱着歌,拿着相机对着两岸色彩斑斓的山体拍照。而我在岸上,也不断寻找可以搭景的红叶,把这清水、游船与远山都收进了镜头里。走累了,可以沿途拜访一些诸如天龙寺、常寂光寺之类的寺庙庭院。尤其是红叶最盛期的常寂光寺,园中枫林遮天蔽地,举目望去,如橘色的房顶一样铺展开来,而阳光从缝隙里洒下,那一种视觉的冲击与体会,让我至今难忘。而仔细回想,后来我克制不住情绪,再一次跳上开往京都的夜巴,只因那一年在此地对于古都秋色的一见钟情。





待到入夜,还可以去赏夜枫。高台寺位于祗园和清水寺之间,入口在一条挂满灯笼的江户风情的小巷里。拜访的时候正巧是秋日伞祭,竹林中、庭院内摆放了许多色彩各异的日本伞,在灯光的烘托下与四处景致融为一体。而照在枫叶上的灯光则让叶子的黄红色更为鲜艳。无风时,枫林与青松的倒影静静地衬在水面上,在漆黑的夜色下格外静谧。这里能够让人深深体悟到如何才是静稳的岁月与人生,盯看了许久,心绪也逐渐平静下来,时间也似乎又一次停止。长吸一口气,抬头望了一眼夜空,半个月亮悬在空中。于是,这一切景致愈发梦幻起来。我在秋风中迟迟不愿离开池旁,夜枫、水镜、伞灯、竹林、远月,它们组成了我记忆中有关古都夜色美好的意象。




古都的魅力实在是太大,而我无论怎样挖空心思去堆叠词汇也描述不出其中十一。诸君若是有意,不妨在秋色正浓时亲自去走一遭,也许会有别样的人生领悟。而我,也定会再次造访,那座掩埋在秋红里的平安京。




司北


2015年2月于东京




——————————————————————————————————————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     


ID sunflower_nju


在旅行中寻找色彩与诗情